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医院文化 » 医院“医”事 » 【援藏日记】院感祁永芬:休婚假的新娘子坐上了援藏的火车

【援藏日记】院感祁永芬:休婚假的新娘子坐上了援藏的火车

发布时间:2022-09-06   来源: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青海省肿瘤医院)   浏览:1751


援藏日记——院感科祁永芬

祁永芬是青海省第五人民医院院感科的一名普通科员,研究生学历,九零后,长得眉清目秀。她专业能力强,工作认真负责,执行力和服从安排能力超乎寻常,在感控这个岗位上,她已经磨练了好几年,2019年底疫情发生后,她的工作步调从院内开始向院外转移,西宁市全员核酸检测的现场、州县疫情防控督导现场,以及当前西藏支援的现场,都有她的身影。她小小的身板,大大的能量,无论走到哪里,用自己的专业知识,为防控工作贡献着力量。


今天是进藏的第13天,我终于能抽出点时间记录一下援藏感悟了。就在刚刚,我收到医院领导的问候及关切,内心一阵阵暖流涌出。

image.png

8月16日,收到青海省新冠疫情防控指挥部关于选派医疗队支援西藏自治区疫情防控工作的紧急通知后,科主任侯珂君在科室群内发了一条信息:医院要派1名感控人员去西藏,大家谁愿意去?我不假思索的回复道:“我可以!”,她过了好一会儿才回复,大概是有些纠结:“你还在休婚假啊!”为了打消她的顾虑,我迅速回复道:“没关系,主任,婚我已经结完了,以后我跟我老公有大把的时间相处,不差这几天,西藏疫情这么严重,现在需要我,我愿意去!”后来我听同事说,侯主任看完我回复的信息,眼中泛着泪花,我知道她是心疼我的。

与家里人说了援藏的情况,原以为会有人反对,没想到包括父母和新婚的丈夫在内,他们全力支持,并很快为我整理了行囊。

image.png

就这样参加完8月17日的出征培训后,当日下午三点,我跟我的其他5名队员登上了开往拉萨的列车,这是我第一次去拉萨,也算圆了我坐上火车去拉萨的梦。经过两天一夜三十几个小时的长途跋涉后,我们终于抵达拉萨站,做完落地检,简单吃完饭,稍作休整,我们又换乘了大巴车前往日喀则市。没错,就是歌里面唱的“我的家乡在日喀则,那里有条美丽的河……”经过8小时的车程,晚上10点,我们到达了日喀则市,进驻酒店休息。可能是舟车劳顿,那晚很快入睡。好在,我是土生土长的青藏高原人民,高海拔适应得还算不错,何以见得呢?就是到达日喀则市没几天,我居然可以抬着箱子健步如飞了。

image.png

image.png

 在日喀则市,我到所支援的方舱医院实地查看,并梳理就诊流程,带领队员们熟悉工作场地,对更衣区、脱一区、脱二区环境进行清洁消毒及防护物资的准备,并对当地的志愿者进行了防护服穿脱培训,直到凌晨1点。

image.png

第二日早上7点,我跟随院感组的队友们出发去方舱医院,我所负责的工作主要包括:对现场防控条件进行评估,为进舱的每一位队友进行穿防护服的督查;配合护理组组建消杀小队;培训当地志愿者做好个人防护;消毒液配制;物表擦拭方法培训;实地检查工作人员防护安全、职业暴露、医废处置、消杀情况,并帮助进行物资转运等。

image.png

看似细微的工作,却需要极致的细心和耐心,当然这不是我一个人完成的工作,都是团队一起,可即便是这样,到了凌晨12点可以休息的时候,也累的说不出话了。

有一天我可以提前结束工作回去休息,在脱区看到刚脱除防护服,拖着沉重步伐出仓的我院支援队队员刘佳鹏,从他踉跄的姿势可以看出他很累,当他脱除手套的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他的手被捂得不成样子,整个人都是虚脱的状态,但是他坚持规范脱除防护用品,本就缺氧的环境加上穿戴防护用品,对每个人的体能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image.png

写到这里,我数了数来日喀则的日子,也才过了2天,就觉得好似过了一整个星期。这一刻,我承认,我想家了。但是转念一想使命在肩,责任在前,眼前的工作也在慢慢理顺,莫名的一股能量填入身体,我又充满了斗志。

image.png

疫情就是命令,党旗就是集结号。在接管日喀则市新冠肺炎救治基地(由老人民医院妇科楼改造)任务时,为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青海援藏医疗队向上级申请成立了临时党支部,我也连夜书写了入党申请书交给了党组织,任务一刻没有完成,我就一刻不能松懈,身为一名院感人,我深知自己的责任就是保证我们的队员平平安安回家,我也相信,在逐步完备的工作流程下,我们会早日战胜疫情,早日回家。